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祝珺安好

祝珺安好



 .
  生活水平的提高,使霓虹灯下的都市充满着林林总总的诱惑。正因为如此,所以『钱虽然不是万能,但没钱就
万万不能。』在当今的大都市成为了现代佳话。
  简单一点的人都为了让自己能有三餐温饱而不断努力;至於抱有目标或者野心的人,会在城市开始漫长的创业
生涯。然而,很多时候不是说只要努力过了,就一定能够得到回报,反而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资源缺乏和战祸连连的因素,使全球的经济越来越差;过分的生育又使人口变得越来越稠密,住房额和工作人
数也随之变得紧迫。在这种情况下,导致所有物价都开始上涨和公司大幅度地裁员。拜金主义的资本家可以舒舒服
服地坐在宽阔的办公室享受冷气,而他们为了达到目的,榨乾广大劳动人民辛辛苦苦赚回来的血汗钱,使得很多打
工的贫苦大众苦不堪言。
  有人为了供车供楼弄得自己五劳七伤,有人为了金钱无所不用其极,不惜出卖自己的肉体或者是自己的灵魂,
更有甚者杀人放火,最后走上一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又或者是玉石俱焚的不归之路。最终的结果,极有可
能会导致家庭的破裂,甚至有人不能承担庞大的负资产而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就在这样的大城市里,有一对典型的都市新婚男女。俩人都为了自己的家庭而默默地工作着、奋斗着,最后在
自己的努力之下,终於有了一个属於自己的小窝。然而,这两个平凡的都市人在工作方面能否抵挡各种金钱上的诱
惑;在这个弱肉强食的都市里面,又能否生存到最后一刻?另一方面,他们在感情上是否够情比金坚,克服重重障
碍直至白头到老?在一片阴霾的天空中等待他们的,到底会是狂风暴雨还是黎明破晓?就请各位拭目以待吧……
  ****************念恩视角****************
  (在酒吧的某个VIP 房间中)
  『感谢黄小姐您这次提供这些重要的资料给我,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希望可以再和您做一次访问。』我和着
名世界级时装设计大师黄小姐的整个采访都做得非常成功,握手告别黄小姐和她的助手之后,本来就想打算返回酒
店。最近好事接踵而来,除了事业之外,姻缘也来了。这样鱼与熊掌都能兼得,实在是有点羡煞旁人。我有我在做
访问名人的专栏,而她也在报纸上刊登着言情类的专栏。
  祗要我们彼此都能够顺利,不但能够升职加薪之余,我还可以想带着和我一同在报社工作的她一起走遍整个欧
洲。要是情况允许的话,我还可以顺便在那里向她求婚,回来之后更可以开始为以后而『造人』。
  我满脑子想着那些为期不远的事情,不料此时还没有走出玄关,就已经看到外面下起倾盆大雨,别说自己现在
没有带雨伞,即使带了,也不可能安然无恙地返回酒店。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被迫走回这间酒吧,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然而,刚坐下不久,我就隐隐约约发现在角
落里好像有一个十分熟悉的人影,而他好像在做出一直喝酒的样子。由於灯光比较暗淡的关系,我祗好厚着脸皮走
过去,看看是不是我认识的人。不走过去都不知道,原来他就是我的高中同窗杨正铨。
  『正铨,正铨,你醒醒啊,我是念恩啊。你到底怎么会喝得那么醉的?』我扶着喝得烂醉如泥的正铨,尽管机
会很渺茫,不过我还是想方设法让他清醒一下。
  看他现在的样子实在是难以想像平常滴酒不沾的他居然会弄得似醉如痴。
  『为甚么……为甚么……嗝……我要酒……我要酒……嗝……啊……原来是念恩啊……嗝……来来来,跟我喝
两杯再说。』除了一直说着『为甚么』这三个字之外,就是『我要酒』,不过幸好还认得是我,估计喝了不久。凭
着我这么多年和他相处的经验,我估计他一定是有了很大的麻烦。
  外面的雨势渐渐小了下来,我向酒吧结帐之后,就把这坨一直把头搭在我肩膀上,并且一直用手抚摸我前胸的
『烂泥』带到我的下榻的酒店那里,尽管途中很多人以冷眼看着我们,也有不少婆娘们在我背后大声地说着『悄悄
话』的,但我还是顾不上那么多,或许我曾经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基本上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烂泥』扔在床
上。
  本来我是应该要乘火车返回自己城市的报社复命的,但无论如何,此时此刻也不能不管喝得宁酊大醉的正铨,
所以我藉口向老总申请延迟访问的时间,至於费用方面当然是由我自己出了。一天一夜就这样过去了,想不到喝了
那丁点酒而醉得不省人事的正铨终於醒过来了。醒来的他抱着自己的头,环视了四周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了酒店,
除了刚开始有那么一刹那显出轻松的表情之外,接着都是一副凝重和伤感的表情。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那件事情
而感到心烦,唯有向他套些话。
  『你醒来了嚒?到底怎么回事了?你知不知道我我带你回来受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白眼啊。用了很多力气就自
不必说了,我发现现在的你都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扶你来的路上,你还不停地想亲吻我,力道不是一
般的大,我想躲又怕你掉在地上受伤。结果呢,还被别人认为我和你是同志呢,一边走就一边被人笑。其实你到底
怎么了?』看着他醒来的我,对他抱怨了几分钟,便坐在酒店的一个沙发上,点了口烟看着他。
  『呃……呃……是你啊,念恩。我是在哪里?我……我记得自己应该是在酒吧的吧?』他的脸显得有点疲倦,
不过很快就被哀愁所覆盖了。
  『我在酒吧帮别人做完访问之后,就让我遇到了你,平时你连酒都不喝一滴的,怎么你喝了这么多酒啊?』出
於好奇心,尤其是为了某件事想确认一下,於是开口问道。
  正铨沉默了很久,看着天花板又看着地板,然后一副认真的样子询问我。
  『你可以听听我的故事嚒?』此时的他需要的是向一个亲密的朋友倾诉自己的心事,既然之前有负於他,我不
可能放着他不管的。
  『好好好。你尽管有甚么就说出来,我能够帮到你的,我总会帮你。』不知道是不是职业病的关系,听到『故
事』二字,再加上认真的正铨,我就很想听听到底发生甚么大事情来,当然最重要还是要确认一下是不是那件事情,
所以点了点头……
  ****************正铨视角****************
  (几年前夏天在家里的某个夜晚)
  『都把东西弄好了嚒?』在厅子里,我很认真地把东西都摆好之后,看了看睡房的妻子珺明弄得怎么样。来到
睡房门前,我刚开始没有作声,祗是默默地看着珺明穿着背心、短裤,挪动着那迷人曲线的娇躯,在睡房里走来走
去地放东西。
  当然,总的来说,她的身段依旧没有那些模特儿或者嫩模那般凹凸有致,不过结婚之后的她,从气质方面来说,
不但没有了结婚前的稚气,还增加了不少成熟,再加上她爬上梯子的时候,那种撩人的姿势,实在令我欲罢不能,
裤裆不由得开始充血。本来不大的房间,经过珺明一番收拾之后,居然显得比之前我收拾之时显得格外宽阔。
  『还是老婆你细心。同样的东西,我今天早上放都没有放得那么好。』我除了讨好她之外,当然还想借意亲近
一下很久没有碰过的妻子。本来我打算把手放在珺明的肩膀上,然后给她一个深情一吻,谁料她轻轻打了我一下,
让我反射性地放开那只手。
  『别这样啊,老公,快点去洗洗身子,汗味好重啊。』珺明用手做出在自己的鼻子边摇摇摆摆的姿势,随后她
在没有到浴室之前,双手都一直推着我的背后。
  从旁人的眼里看起来好像很没趣的样子,但反而对我来说这正正是两夫妇生活中的一种情趣,感觉自然不错。
  毕竟从回想起我追求她,到能够跟她拍拖、结婚的那段『历史』,我能够娶到这样的妻子,已经是我三辈子修
来的福气了。
  『那不如……不如一起洗好嚒……』我大胆地徵求珺明的意见,可惜还没有把话说完,珺明就摇了摇头,还在
我的额头上轻轻地打了一下。
  『哎呀,你的脑子就别老是想着那种东西好不好,你厅子的东西都放好了没有?』珺明走出厅子,看见厅子的
东西都被摆好了,即使露出满意的表情,不过看她的表情似乎并不打算要和我一起洗澡的意思。
  『这次你收拾得还算不错,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的东西要做呢。你呀,明天还要上班的,先去洗澡,然后快点睡
觉,不然明天没精神开车了。』珺明把手伸到后脑勺,抚摸着那些柔顺的发丝,然后右手穿过背后抓住左手的手腕,
而左脚则交叉地放在右脚前面,这样的姿势令珺明的胸部感觉更加挺拔。听说珺明在报社里面的确是一位令人敬畏
的女前辈,不过比起在报社,在家里却是判若两人。我最爱的妻子珺明,一个差不多满30随的女子,即使没有火
辣的身材,却拥有清纯可爱的脸孔,尤其是当她爱做一些可爱的小动作或者表情的时候。正因为这些小动作和表情,
才令我觉得这才是她的迷人之处。
  『我们结婚都已经两三年了,爸妈他们说一直都很想抱孙子,那我们甚么时候生一个啊……』我用舌头湿了湿
嘴唇,心里密切地期待着今晚可以和珺明在新屋阔大的床上一起享受一直以来憋着的夫妻彼此间的性生活。
  『你呀,难道就只会用下半身思考嚒?我都说了,虽然说我的确有一点点权利可以管管别人,不过我毕竟不是
老板或者是管工。最近工作都十分忙,写稿子都写到手软了,又要不停到外面采访,那些事情以后再说好了。』我
都没有来得及回话,她就把我推向浴室了。她的语气貌似不太高兴,但我知道她祗是故意撇开话题罢了……
  虽然很希望这个家能够多添加一个成员,然而无可奈何,毕竟我和珺明的事业刚刚起步,现在这个新房子也是
珺明报社的房屋津贴购入的单位,钱对於我们来说十分重要。这个狭小的房子当初需要100多万,不过首期的价
钱总算是比市面上同类型的单位便宜很多。最近经济一直萧条,房价不停高涨,我们这些大众市民能够供得起房子
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再说,养一个小孩需要400万,而且根本不能指望他长大后会还钱给父母。那么,看
来『造人』的计划真的要无限制延期了。
  在浴室里面的我,打开花洒,让水流冲击着自己的身体,这正是在提醒着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现在虽然
是勉勉强强有了自己的房子,然而靠的是珺明报社的房屋津贴。再说,这个房子的尺寸本来连我都觉得小,价格又
不菲,加上我和珺明以后都会有属於我们自己的孩子,极有可能不会是一个,那么这个房间就真的难以满足我们一
家人的需要了,换单位是必须的。
  我穿好衣服,打开浴室的门之后,我已经看到珺明躺在了沙发上,嘴里还微微张开,如果走近细心听的话,还
可以听到嘴里发出微弱的呼气声。当然,随着她的呼吸声,她每呼吸一次,胸前必定起伏一次,再加上在家的珺明
按照一贯的习惯,一定不会穿上乳罩,因为她说乳罩适当脱下来可以令双峰感到轻松一些,所以平时在家很容易就
可以看到她的衣服上凸起的两点。
  看到如此情景,而且我又禁欲许久,无法按捺自己的欲望。我怕会吵醒珺明,所以小心翼翼地继续把头伸到离
她脸上不到五厘米的距离。在视觉上,当我近距离欣赏眼前这个睡美人之际,那好像被人落下迷药,白里透红的脸
颊上在熟睡的时候露出了楚楚可怜的表情。随着我越来越近,还可以感受着她喷出来的每一下微弱空气冲击着自己
脸部的感觉。随后,我再把鼻子凑近珺明,嗅着珺明刚刚劳动过的身体。在炎热的夏天,他的娇躯的确是有一股汗
味,不过汗味加上珺明身体本身那种年轻女子的体香,果然觉得另有一番风味。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过用力嗅的关系,就在我正在这样近距离的视觉和嗅觉享受的同时,忽然感觉到头上被人轻
轻地打了一下。
  『嗯……你在做甚么?』我抬头一看,珺明伸出一个懒腰,本来娇小的上衣就这样被拉了上去,露出了珺明一
直引以自豪的小蛮腰和那个可爱的小肚脐,雪白的肌肤无不让男人有一种想摸想亲的冲动。说实话,我真很想像饿
狼一样扑向眼前的肥肉,不过这样必定会令珺明反感,加上我们各自在事业方面都刚刚起步,尤其是珺明,所以禁
欲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不过我真的难以忍住自己的冲动,毕竟和她结婚这么久,爱爱的次数明显用十只指头都可以
数完,而且再这样禁欲下去的话,我恐怕就要真的疯了,心想:有妻子就等於没有妻子,那种被冷落的滋味就等於
被打进冷宫一样。
  『老婆,求求你了,我们真的很久没……那个了……』
  『别了,不要啊……』珺明突然发出很大的声音,就彷佛生怕我真的要对她下手一样。她极少会出现这种情况
的,以前即使我想要,她都不会用这么大的声音来回覆我,这次看来我强来是不可行的,会生怕她真的生气。或许
她看到我脸色有变,态度立刻改变了不少。
  『我们现在还年轻,应该先以事业为重,而且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又要写稿子……要是如果再过两天,报社
没有那么忙的话,到时候……老公你想怎样就怎样,好不好?』说罢,珺明又摆着那副惹人怜爱的样子。每当看到
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的心一定会软下来的,因为珺明在我生命之中,是除了妈妈之外最重要的女人了。即使不论
任何要求,能够尽量满足的,我都会尽量配合。我之后就没有再强求她,让她进入浴室。
  珺明进去后过了几分钟,我已经开始听到浴室里面传出水声。躺在床上的我,实在没有办法不去想像现在赤身
裸体的珺明就这样在浴室里头,冲洗那个由少女过渡到成熟都市女性的胴体。我下身的小弟弟实在没有办法不抬头
寻找可以安慰他的藏身之所。我只好悄悄地爬起身子,走到浴室的门前,把耳朵放在门上,倾听着里面的声音。
  只听见断断续续的水流声,看来珺明还在洗刷自己的身子。我藉着浴室里面的水声,轻轻地打开了浴室的门,
然后把头探进去。尽管有浴帘遮挡着,不过透过浴室里面的光线的倒影,的确可以看见珺明一丝不挂的影子完全浮
现在浴帘上面。当我进去的时候,珺明已经把花洒关掉,随后弯下身子拿起沐浴露涂在手臂上和大腿上。正因为这
个涂抹的动作,完全把珺明那个完全没有经过人工的胴体展现在浴帘之上,而且还不时从嘴里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我望着浴帘火辣辣的倒影和聆听那种绕梁般的声线,不停地刺激着我的大脑,小弟弟正在对着眼前这个出水芙
蓉高高举起,就貌似要冲破障碍抵达目标一样。
  我就顺应小弟弟的要求,静静地把内裤脱下。当内裤脱下之际,我那条小肉肠马上蹦出来,就好像已经很久没
有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一样欢呼地跳着舞蹈。我知道珺明刷洗身体要很久,因为从我认识她开始就知道她有洁癖。
  我不慌不忙地坐在马桶盖上面,看着珺明的倒影就开始打飞机。妻子虽然是自己的,不过以现在的情况看来,
她基本上是可望而不可即,看得到却摸不到。
  我只好玩弄着自己的小弟弟以作望梅止渴之效。
  我一边用手小心翼翼地握着和套弄着自己的小弟弟,一边看着珺明在刷洗身体投影在浴帘上的倒影。即使没有
很清晰地看见珺明的身体,刺激程度跟AV女郎的肉体上阵并没有两样,这是因为看视频和真实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加上我的鼻子一直在嗅着珺明那些沐浴露的香味,就算自己亲自来也觉得神仙般的感受。
  涂抹了一阵子,珺明打开花洒,随着水流声越来越大,我的动作也越来越剧烈。此时浴室已经充斥着温暖的水
气和沐浴露浓郁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关系,我发现自己进入了状态。随着珺明刷洗胸部和弯腰洗脚时突出丰
满的臀部,高潮的状况已经包围着我的全身,小弟弟也已经开始出现酥麻的感觉。
  突然酥麻感已经变得十分明显,两三下套弄之下,那种酥麻感开始迫使我感受到有温热的东西像尿液一样,在
我下体的肉肠中停留,甚至要射出。我马上站起来,对着珺明身边的浴帘,就是一阵猛射。我用尽全身的气力,把
那储存了两三个月、雪白粘稠的男人牛奶从睾丸通过输精管,一波一波地射到投射了珺明倒影的浴帘上。不知道是
不是很久没有释放和过於粘稠的关系,加上我隔了一段很长的时间没有射过,所以粘稠性和力道都相当大,那些花
白的牛奶居然粘在浴帘上而没有下滑。不管珺明洗刷的动作有多大,碰触浴帘的次数有多少,那些乳白色的『牛奶
浆』就好像一直粘在她的身上不落下一样。
  这样的情景,令我回味到刚才久违的快感,而且还令刚刚射过的小弟弟一直没有软化的冲动,还能够一直最大
限度地保持充血状态。几个月来的第一次『射击』,不仅觉得爽歪歪,甚至还意犹未尽。
  『享受』过后,我打算抽起裤子离开之际,忽然脚下一滑,『嗙』的一声,整个人就因为全身乏力,脑门就这
样撞在了浴室的门上。
  『啊……啊!』就在撞到的同时,我发出了一声惨叫,这个时候估计一定会惊动了正在洗澡的珺明了。
  『老公,老公,是你嚒?老公,你怎么了?』
  『没……没事……啊……』本来不想让珺明知道的,这下却惊动了她,恐怕我背着她在洗澡的时候在浴室打飞
机的事就要被她知道了。所以我不管此时的头有多疼,都想方设法把下体的裤子穿好。
  如自己所料,珺明真的从浴缸中走出来了。可能是知道自己的老公出事了,先不说衣服,甚至连毛巾都没有披
在身上,就这样以没有一丝遮羞布的身体出现在我的面前。由於身子还没有弄干的关系,湿润的胴体经过强烈灯光
的照射下,就好像涂了一层油一样。而且,除了胸部并不是十分地『凸』出之外,腰部和臀部可算是比起其他女性
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比起《花花王子》杂志上面,那些欧美的封面女郎都不会输给的身材,牵动着我的神经。
  尤其是下体的那片既湿润又浓密的小黑色地带,粘在那些黑毛水滴不停地从那里往下落,简直令人心跳加速。
结果,连我和身下刚刚射过的小弟弟都忍不住也一并抬头看着她。
  『老公,你没事嚒?你现在可不可以站起来?还是让我扶扶你好了。』说毕,我接受了珺明的好意,右手搭在
她的香肩上,自己也用左手扶着墙壁慢慢爬起来。
  珺明一直扶着我来到沙发,不过珺明毕竟是女性的关系,显得有点喘气。
  有见及此,我连刚才的头疼都忘记得一乾二净,就趁着这个机会,藉着躺下的力道一下子就把全身湿漉漉的珺
明拉了下来,而珺明也一下子趴在我的胸膛上面。就在彼此都倒下的瞬间,我和珺明都望着对方。通过视线的相交,
我发现躺在我上面的珺明一副纯真的表情,加上光滑的胴体,已经不管她现在的身体是否乾净,便一把抱着她。
  珺明对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毕竟她现在可是光溜溜地躺在我的上面,但是脸上却意外地泛起薄薄
的红晕。
  『别这样啊,我还没有擦乾身体呢……不要啊……』珺明的话显得软弱无力,想把自己从我的怀抱里挣脱开来。
  我当然没有让她得逞,因为如果这个时候放手的话,我就不知道等到何年何月才能与珺明有亲密的接触了。
  『求求你了,让我这样抱着行嚒?即使一阵子就好。』珺明在我软硬兼施的情况下,抵抗也逐渐减弱,到了最
后可能是因为不够力气又或者她其实也很想与我好好的温存一下,最终放弃了抵抗,取而代之的是开始用力环抱着
我的腰部。
  我知道这已经是珺明作出最大的让步了。不过我更加明白珺明这没有擦乾的身体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之中毕竟对
现在不舒服的她不是太好,我也因为她湿润的身体而导致自己的衣服上占优水分,亦开始觉得难受。
  『还是擦乾自己的身体吧。』珺明慢慢地起来,因为身上的大部分的水分都被我的衣服所吸去了,所以身体也
没有刚才反光得那么明显了。就等珺明回浴室的时候,我发现珺明丰满的臀部再次面向着我,小弟弟亦再一次充血。
  如果再继续忍下去的话,恐怕对珺明身体那种『相思』之苦,很快就会变成『想死』了。
  结果,在我忍无可忍之下,我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从后抱起珺明,没等珺明反应过来便把她整个抱进浴室。
  『老……老公,你……啊……』没等她发话,我已经开始对她身体比较敏感的部位——乳房发动突击。尽管勉
强达到C 级上围的身材对於部分的男人来说的确会觉得有点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然而对於我来说比起很多AV女优
的虚假,我反而觉得珺明乳房的那种天然美比较合自己的眼缘。
  『老公,不……不要……啊……嗯啊……好……舒……啊啊啊……』珺明被我弄得死去活来,原本打算反抗我
的『暴力』,却变成此时此刻的半推半就。我当然趁机变本加厉。
  双手不停地搓揉珺明的双峰,珺明的动作和身体为此变得妩媚动人。我之所以一直保持抚摸的动作,是因为我
知道珺明肯定会有所要求。不过要是我主动出击的话,就显得这次行动没有任何意义了,毕竟我就是想激发潜藏在
她体内的欲望。
  眼见珺明已经被我搞得欲火焚身,不过她依旧没有向我提出任何更进一步的要求。所谓『密实姑娘假正经』,
看来要让她老老实实地自己开口的话,还是要出一点法子的。即使刚刚解决过一次,但是此一时非彼一时。吃饱了
粗茶淡饭,忽然一块牛扒从天而降,没理由不吃的。要是不吃,又不知道何年何月才有机会尝试了。
  我只好主动出击,用手扭开花洒,随着水流的冲击,更低头用口吸吮着珺明的两颗小乳头。很明显我的进攻显
得十分凑效,珺明不但表现得舒服,更开始扭动自己的身体,双手已经开始抱着我的头部。打铁趁热,加上现在的
她明显是任我摆布,我用手开始伸向女人最神秘的部位。
  『不……不行啊。』不知道珺明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把我推开,看来主动进攻反而令珺明更加反感。
  『怎么了?刚刚不是好好的嚒?』
  『我……我说过,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而且还有稿子要写……我……』此时彼此都站在浴缸上,被花洒的水
浇在身上的珺明和我都陷入了沉默。
  『不好意思,我刚才是因为实在无法忍耐了。所以……我希望你别怪我,我先出去吧。』我为了避免这种尴尬
的气氛继续下去,只好先离开了浴室,让珺明一个人呆在里面。
  那天晚上,珺明洗过澡就开始写稿子,而我就因为明天要一大早工作,所以自个先入睡了……

上一篇:吾妻小惠-车床篇 下一篇:与同学妻子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