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阿宝与姐酿了十年的美酒】(1-2)

【阿宝与姐酿了十年的美酒】(1-2)



            第一章 萌动的春意   一道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不偏不倚的投射到了一个青年正在猛烈起伏的后背
上,后背上已是满是亮晶晶的汗水,一双纤纤玉手从下方伸上来温柔的抚摸着青
年的后背,为青年拭去辛劳的汗水。   「阿宝,你累不累,歇一会吧,姐又跑不了,姐今天就是你的女人。」   「俺不累,姐……俺年轻,体力好着呢!就算累,俺也不歇,我要好好的操
姐的穴,俺都梦想了多少年啊!」「那你就好好的操吧,姐不怕,姐好好的接着
你,都怪姐没有早点给你。」身下的女人的热情之火也被点燃,双手由抚摸变成
了拥抱,双腿也高高的翘起,紧紧的箍在了青年的腰上,阴户拼命的上挺,去迎
合青年插在自己穴中的大鸡巴,希望它能深入、深入、再深入!   淫靡的对话让这个叫阿宝的青年更加兴奋,抽送的速度更快了,每次都抽到
阴唇仅含着龟头的程度,再奋力的一插到底。   没错,这就是一对姐弟的不伦之恋,交欢偷情。十几分钟后,阿宝真的有些
累了,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身下的阿宝姐却激情未退,她猛地翻身坐起,把弟
弟阿宝推到在床上,抓住阿宝的大鸡巴,对准自己的淫穴一坐到底,快速的套弄
起来。   由于淫水分泌的充分,竟发出了「滋滋」的响声……   「姐,你的水好大,把俺的腿都弄湿了,你的穴也在唱歌呢。」下面的阿宝
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个小王八犊子,咋还能笑话姐呢,不和你做了。」阿宝姐
含羞带骚,似乎要要恼了,下面却套弄的越来越快,「对不起,姐……俺是真的
喜欢姐的骚水,不是取笑你。」   「嗯,姐知道,姐哪能不和你做呢,姐疼你……」阿宝姐俯下身来,动情的
用自己的红唇吻上了阿宝的嘴。阿宝说不出话来,下体拼命的向上冲击。阿宝姐
松开热吻的唇,更深的俯下头去,看着自己和阿宝结合的部分。阿宝的肉棒闪电
般的在自己的两片阴唇间出出入入。   「阿宝,姐不行了,姐要泄身了!」阿宝姐动情的喊着,身体也变得僵硬,
双手紧紧的按在阿宝的胸膛上,指甲似乎刺入了阿宝的肉里,随后就瘫软在了阿
宝的身上。而阿宝被姐姐阴道里的阴精一烫,也浑身一颤,精关一松,将精液射
入了姐姐的体内。姐弟二人就这样摞在一起,大口的喘息着,享受着高潮过后的
余韵。   阿宝轻拨开盖着姐姐半边脸颊的乌黑长发,看着姐姐皎月般秀美的脸庞,往
昔的一幕幕逐渐清晰的浮现在阿宝的眼前……靠山屯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
山村,名副其实,依山而建,村不大,只有一百多户人家。而阿宝就出生在这个
小村中一户普通的人家里。肥沃的黑土地养育了这里的父老乡亲,人们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与世无争,互助互爱,民风淳朴。   堪比东晋大文学家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   阿宝娘年轻时是村里公认的美人。阿宝娘先生育了一个女孩,由于阿宝娘一
直体弱多病,生阿宝的姐姐时差点难产而死,村里的接生婆向阿宝爹建议不要再
让阿宝娘生养孩子了。为此阿宝爹和阿宝娘伤心了很长时间,在农民封建守旧的
思想中,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没儿子的人家也会被村里人笑话,都抬不起头来。   况且田地里的活计也需要劳力。综上原因,在五年之后阿宝娘又冒着危险生
下了阿宝,苍天有眼,这次是顺产,居然母子平安。阿宝出生的那天,阿宝爹喜
极而泣,跑到祖坟上去磕头烧香,俺家有后了!   祖先诸神,尽皆放宽心啊!回到家中,依旧欢喜的像得了一个大宝贝,于是
给孩子起名叫阿宝。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似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十五年过去了,阿宝已
经长成一个少年,身躯比阿宝爹还壮实,且眉清目秀,鼻直口方。阿宝姐姐也出
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女,自家田地里产的纯天然绿色食品使她无一处不丰盈,
肥大的粗布衣裤竟遮不住高耸入云的双峰和圆润的翘臀,无论阿宝姐姐走到哪里
村里那帮年轻后生的眼光就追到哪里。   看着山丹花一样的漂亮的女儿和公牛一样健壮的儿子,阿宝爹娘从心眼儿里
满满溢出来的都是笑,阿宝姐姐现在在家里帮助父母做农活并操持家务,而阿宝
则在镇上唯一的一所中学里念初三,每天要走二三十里的山路去上学。一家人的
日子过得虽然清贫,但却温馨祥和。然而某天在学校里发生的一件事却改变了阿
宝后来的人生和家里的情况。   这天下午两个女生在学校上厕所时遭到了流氓的窥视,两个女生发现后吓得
晕头转向大喊大叫,等到清醒一点时,流氓早已跑得不知去向。学校对这件事很
重视,加强了校内的保卫工作,因为不排除本校学生作案的嫌疑,学校决定对初
三年级和高中年级的学生进行正确的性教育,开设两节生理卫生课。这在这个年
代一所乡镇中学来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阿宝正在初三年级,他们班的生理卫生课由一个年轻的女老师担任。这两天
同学们都对此事议论纷纷。   「阿宝,听说那课就是讲男的和女的之间的那事的。」正在吃着家里带来的
午饭,前排的二牛突然转过头来说。   这二牛是班里唯一一个与阿宝同村的人,三年前死了爹,与寡母相依为命,
村人们见他们娘两个可怜,农忙时节常给他们家帮忙,阿宝爹帮的最多。「俺也
不知道。」阿宝嘴里正咬着娘给烙的饼,含含糊糊的说「听高中那帮人说好像是
这样的。」   「你说这事咋能公开了说呢?」二牛来了兴致,索性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
「老师咋能说的出口呢?」   「别问俺了,俺也不知道啊。等老师下午来上课的时候你不就知道了嘛!」
阿宝好不容易把烙饼咽了进去,摆了摆手,嘴里不耐烦的回答,心里却隐隐升起
了一股兴奋的期待。   二牛讨了个没趣,怏怏的转回了身子,吃他的午饭去了。   好容易挨到了下午,打过上课铃,男女同学都迅速的坐好,等着这期待已久
的神秘课程。阿宝的位置靠窗口,透过玻璃窗他看到班长刘进宝捧着一摞书和老
师向教室走来。   进教室以后,刘进宝把书放到了讲台上然后向同学们挤了挤眼,做个鬼脸,
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老师环顾了一下教室,然后开口说话了,说出来的话大
出同学们的意料:「现在先给女同学上课,男同学去操场自由活动,二十分钟后
叫你们你们再回来,不许在窗户下偷听……」   此言一出,男同学哗然,一片愤愤不满之声。「叫唤什么,还不快去!」老
师要发火了,男生只好一个个灰溜溜的出了教室。到了操场,大家呼啦就把刘进
宝给围住了,七嘴八舌的问:「咋了,那是啥课呀?」   「老师咋把我们都撵出来了?」   「那书上都写了点啥?」刘进宝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俺也不知道,
老师叫俺拿上书就来上课了,俺都没来的及往里瞅一眼……」大家听了都有些泄
气,又很不甘心,齐刷刷的望向教室的方向……女生们在干什么呢?咋静悄悄的
呢?刘进宝不愧是班长,似乎看穿了大伙的心思,安慰大家说:「二十分钟很快
就到,到时俺们就知道了……」   话虽如此,但这二十分钟竟然是如此的漫长,恐怕是这群青头小子们一生中
最难熬的二十分钟了,盼星星盼月亮般的盼啊,总算是教室的门吱一声开了。女
生们鱼贯而出,胆大的女生向男生喊了句:「该你们了!」男生们像枕戈待旦的
士兵听到了冲锋的号角,一股脑的向教室门蜂拥而去,路过女生身边的时候。   阿宝注意看了一下,女生们一个个脸憋得通红,好像还紧咬嘴唇,忍着笑,
还有的用眼睛偷偷的在男生身上扫来扫去。进了教室,男生们迅速就位,女教师
的脸像雕塑一样面无表情,「请大家把书翻到三十六页。」阿宝捧起眼前那本梦
寐以求的书,马上就找到了三十六页,一看上面画的不禁张大了嘴,上面赫然画
着男人的鸡鸡!   旁边还有文字标明哪里是阴囊,哪里是龟头,哪里是包皮,哪里是睾丸,哪
里是尿道,阿宝头一次知道原来男人的鸡鸡书上是叫阴茎。阿宝马上醒悟到了一
个重要的问题,既然这一页是男人的东西,那么下一页。马上开始翻向下一页,
看来醒悟过来的不止阿宝一个人,教室里全是沙沙的翻书声。   翻到了下一页,往书上一看阿宝差点晕倒,只见一块大大的白胶布贴住了那
令人神往的图案!图案下面用小字写着女性生殖器官图解……教室里哗的一片叹
息声。「你们干什么!」女教师厉声责问,男生们没人搭理老师的话。阿宝使劲
的抠着胶布,试图把它抠下来,可实在粘的太紧了,阿宝心里既激动又慌张,再
一用力竟把书给抠破了。抬头看看,其他男同学依旧在努力抠着。   冷不丁,前排的二牛站了起来,「老师,这不公平,凭啥俺们男人的就能给
女生看,女生的就不给俺们男生看呢?」   「你!你流氓!」女教师面红耳赤,快哭出来了……   「二牛啊,看来你这辈子都别想知道女人那玩意长什么样了!」这次说话的
居然是班长刘进宝!男生们集体哄堂大笑,女教师啪地扔下书,双手捂脸冲出门
去……留下身后教室里的笑声和起哄声……操场上的女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齐
刷刷的望向这边……   下午的课自然不了了之,到了放学的时间,阿宝收拾东西回家……一路上阿
宝走的很慢,二牛不停的催促他,「快走,一会儿太阳下山了……」   「你先走吧,俺有点累,想走慢点……」目送二牛走远以后,那个在阿宝头
脑中盘旋了一下午的问题又渐渐清晰了起来,女人那玩意到底长啥样呢?              第二章 隐秘的亵戏   这个念头像磐石一样牢牢占据了阿宝的大脑,再也摆脱不掉,学校咋能这样
呢,这不是欺负俺们男生嘛,让俺们男生以后怎么和女生相处,俺们的东西让她
们知道的一清二楚了,可她们的什么样俺们还是啥也不知道。想着想着阿宝有些
愤愤不平,又忽然对那个偷窥女厕流氓同情起来,到底女生的两腿之间会是个什
么样呢?阿宝一面想一面脚底没根似地慢慢向家里走去。   到家时天已擦黑,阿宝站在院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提了提神才推开院门走了
进去。阿宝的家是三间泥土房,农村里最常见最典型的一进两开布局,进屋之后
当中就是堂屋和厨房,灶台就设在门口,堂屋的正中央摆着一张矮腿的饭桌和几
只木凳,阿宝全家人就在这儿吃饭。   正对屋门的墙上贴着四张亮堂堂的杨柳青年画,一张岳飞、一张穆桂英、一
张杨再兴、一张秦琼,都是戏文里阿宝爹最喜欢的人物,年画的下面摆着一张八
仙桌,不知道年代有多久远了,但桌子依然很结实,黑漆漆的桌面,桌角的铜饰
花纹也依旧锃亮。左边的墙上靠着一只双开门大木柜,两只硕大的缸摆在屋角,
一只装米,一只装面。   左面的屋里有一盘大炕,这是阿宝和爹娘睡觉的地方,家里的农具也都放在
这个屋里。右面的屋里架着一张宽大的木床,不用说这是阿宝姐姐的卧室。房子
去年阿宝爹刚翻盖过,还散发着粘土和稻草混合的清香,阿宝又深吸了几口气,
觉得精神头更足了。   推开家门,阿宝看到家里人都已经吃过了晚饭。   阿宝爹正坐在八仙桌旁喝水,阿宝娘在昏黄的灯光下织补衣物,阿宝姐姐在
收拾饭桌上的碗筷。听到门响,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望向门的方向。   「阿宝啊,你怎么才回来?让我和你娘担心。」阿宝爹问道,语气中夹杂着
放下心来的喜悦和一丝不满。   「我……我觉得今天有点累,就走的慢了点。」阿宝吱吱呜呜的回答父亲的
话。   「宝儿啊,你是不是不舒服?让娘看看你是不是病了。」阿宝娘放下手里的
活计,走上前来用手触摸阿宝的额头。   「没有,没有,我没病!」阿宝不耐烦的甩开了娘的手,阿宝娘讪讪的笑了
笑,走回去继续补她的衣物去了。   「你再敢回来这么晚,就不给你留饭吃。」阿宝姐一边笑着吓唬阿宝一边递
给了他一碗苞米茬子粥。   「快坐那儿吃去吧,一会儿粥就凉了……饭桌上有饼,还有咸菜……」阿宝
姐说完,走到灶台边洗碗去了……   阿宝端着粥碗,在小饭桌旁坐了下来,尽管肚子已经饿了,但是却明显的没
有食欲,喝了口粥,又夹了根咸菜,开始食不知味的吃起饭来……刚才似乎已经
模糊的那个念头又逐渐的清晰了起来……回到家就不能想这个了!   阿宝暗暗的告诫自己,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阿宝开始左右打量这个熟悉
的不能再熟悉的家……   爹已经放下了水杯,又拿起了旱烟袋,装了满满一锅旱烟,点燃后美美的吸
了起来……娘还在补衣服,补的多半是我和爹的衣服,我以后要注意点,不能总
把衣服弄破了,娘的身子不好,我要让她少干点活。阿宝扭过头来把目光又投向
了灶台边的阿宝姐姐,一看之下,阿宝不由得呆住了。   阿宝姐姐正在灶台边洗碗,撅起的屁股正对着阿宝,由于弯着腰的缘故,屁
股呈现出了一个硕大的水蜜桃型。多美的一个形状啊,那么圆润那么丰满,肉紧
紧的似乎随时都要涨破裤子弹出来。阿宝忘了吃饭,眼睛盯在了姐姐的屁股上再
也挪不开了。   这时,阿宝姐姐已经洗完了其他的碗,正扭过头来看阿宝吃完了没有。她也
发现了阿宝正在呆呆的看着自己,但她不知道阿宝盯着的是自己的屁股。   「你看啥呢,还不快吃!」   「没……没看啥,我这就吃完了。」阿宝一边遮掩,一边三口两口的把碗里
的饭吞进了肚子里。   「姐,给你碗。」阿宝把碗送到了灶台边,紧紧的挨了姐姐一下,顺势用左
臂蹭了姐姐的屁股……好紧,好有弹性!   阿宝姐姐并没有在意,「就等你的碗了,以后吃饭快点,去把饭桌擦一下,
然后写作业吧……」   「哎,哎!」阿宝一边答应着一边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姐姐身旁。很快,姐姐
洗好了碗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姐姐的屁股啥时候变得那么大了,人也越来越漂亮
了,她的两腿中间是啥样呢?阿宝人虽然在饭桌上做功课,可心却完全没有在作
业上。   不一会儿,阿宝姐姐从屋里出来了,她已经脱去了外衣,身上只穿着秋衣秋
裤,越发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迷人身材……姐姐连奶子都变得那么大了,我以前怎
么没注意到呢……阿宝假装低下头看作业,用眼角偷偷的瞄着姐姐……阿宝姐在
堂屋里洗了脸和脚就回到自己屋里睡觉去了。   「阿宝,写完没有?」阿宝爹打了一个哈欠,问道。   「还没有,初三功课多。」   「那你快点写吧,写完早点休息,别累坏了。」阿宝爹很心疼自己这个宝贝
儿子。   「嗯,俺知道了,你们先去睡吧。」   「宝儿啊,早点睡,明日还要早起呢!」阿宝娘也放下了手头的活计,嘱咐
了儿子一句就和阿宝爹一道回屋休息去了。   看着爹娘回了自己的屋,想起了在另一个屋休息的姐姐,阿宝突然有了个主
意,他拿上了作业,来到了姐姐屋里。   「你来干啥?」阿宝姐姐还没睡着,看阿宝进来了,狐疑的问。   「俺来你这屋写作业,你屋里的灯亮堂。」   阿宝姐姐不再问了,往窗里挪了挪身子,给阿宝空出了半边的床位。阿宝顺
势趴在了姐姐的床上,开始写作业。阿宝姐打了个哈欠,转了个身,面向墙壁,
背冲阿宝,过了好久都没有动静,似乎是睡着了。   这时,阿宝的作业已经做完了,可他仍舍不得离去,一面假装继续写作业,
一面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姐姐。   姐姐的屁股真的好大啊,两瓣臀肉之间夹着一道深深的沟,那沟底的风光会
是什么样呢?   姐姐应该睡的很熟了吧?阿宝想到这里,战战兢兢的伸出了右手,轻轻的放
在了姐姐的屁股上。   开始的时候,阿宝紧张的不得了,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过了一会儿,姐姐没有任何反应,仔细听听,只听见姐姐均匀的呼吸,姐姐
的确是睡熟了。阿宝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开始用手在姐姐的屁股上轻轻的缓慢
的抚摸。   真的好有弹性啊,和自己想象中一模一样,似乎隔着秋裤和内裤都能感受到
那种滑不留手的感觉。阿宝又把手移到了两瓣臀肉中间,顺着那道深沟轻轻的摩
擦了几回,手掌感受到了两瓣臀肉的夹力。姐姐依旧睡的很香甜,阿宝越发的胆
大了起来,他索性掉了个头,脑袋凑到了姐姐屁股附近,双眼死死的盯着那道深
沟,恨不得自己的目光能穿透那两层布,看到姐姐的两腿深处去。   这就是女人最神秘的地方了,它现在离我这么近,可我也看不到它到底是什
么样的,这可恨的秋裤太碍事了!阿宝恨恨的想着,可他又突然眼睛一亮,有了
一个主意。   阿宝蹑手蹑脚的溜下了床,又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堂屋里,他找到了娘的针线
包,抓起里面的剪刀,又侧耳听了听左面屋里的动静,爹痛快的打着鼾,娘悄无
声息,他们应该都睡的很踏实了,阿宝放心的回到了姐姐的床上。   动手之前,阿宝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就是想看一看,不会对姐姐怎么样
的,阿宝这样在心里宽慰自己。   明天姐姐也许会发现,管他呢,顾不了这么多了,阿宝用左手轻轻捏起夹在
姐姐深沟中的那片秋裤,然后慢慢的把它拉了出来。手依然抖得厉害,阿宝又深
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了一点,然后右手用剪刀在那片秋裤上剪了一个一指长
两指宽的洞。阿宝姐姐在里面穿了一条鲜红的内裤,雪白的屁股紧紧包裹在鲜红
的内裤里,强烈的色觉反差让阿宝血脉喷张!   梦想的东西就在眼前了!阿宝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心脏怦怦的越跳越快,
似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脑子里也嗡嗡作响一片混乱……下身的肉棒也不知道
什么时候勃起的十分硕大,在身下硬生生的硌的自己很难受……   阿宝放下了剪刀,颤颤巍巍的伸出右手小指去勾那鲜红的裤衩,在小指与姐
姐大腿根接触的一刹那,阿宝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用一
直颤抖的小指勾起了姐姐的内裤,一股热乎乎的淫香扑鼻而来,阿宝陶醉的差点
晕过去。   定了定神,把裤衩轻轻的挑向上方,首先进入阿宝眼睛的是姐姐宛如含苞待
放的菊花似的小巧的屁眼,几根乌黑发亮的弯曲的阴毛环绕在屁眼四周。阿宝使
劲的咽了一下口水,接着向上看去,因为姐姐是侧躺,所以无法看到整个阴部,
只能看到有两个小巧肉片生长在两腿中间,由于角度的关系,灯光照不到那里,
看的也不是很清楚。   这让阿宝非常着急,他把头前移后移,来回换了几次角度,依然看不清。阿
宝心急如焚,最后他索性横下一条心来,豁出去了!他放开了姐姐的裤衩,用自
己的右手食指对那两瓣肉片探去。马上阿宝就觉得自己的手指进入了一个温暖的
所在。这好像是一个能令人身心愉悦的舒适的温泉,阿宝不禁忘了形,手指的动
作渐渐地快了起来,似乎是一条快乐的鱼在这滑腻腻的乐园里嬉水。   正当阿宝快乐的忘乎所以的时候,突然,姐姐的两腿好像两块坚硬的铁板一
样硬生生的夹住了阿宝的手!姐姐醒了!阿宝猛然领悟到了这个讯息……他立刻
从天堂跌到了地狱……满腔澎湃的激情立刻化作了冰冷的恐惧……   刚才混乱膨胀的头脑变的一片空白!呼吸也似乎停止了,心脏却跳的更急!
姐弟两个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僵持了一会,谁也不愿意先打破这凝结的空气。   最后,还是阿宝姐姐先行动了,她一转身,把阿宝的手从两腿间甩了出去,
双眼死死的盯了阿宝一会儿,小声又严厉的对阿宝说:「收拾好你的东西,回那
屋睡觉去!」   阿宝当然不敢和姐姐对视,乖乖的收拾好自己的书本和剪刀,回大炕上睡觉
去了。   大炕上的爹娘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梦乡里,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毫无察觉……阿
宝紧挨着爹躺下后却毫无睡意。姐姐啥时候醒的呢?都怪我兴奋的过了头,把姐
姐弄醒了,她明天会不会告诉爹娘呢?   想到这里,阿宝的心猛然的揪紧了,爹的脾气自己是知道的,尽管他很疼自
己,可如果知道自己对姐姐做了这样的事,非把自己打死不可,不会,应该不会
的,姐姐应该不会说的,如果她要说的话,刚才就会把爹娘喊醒了。嗯,她肯定
不会说,阿宝将信将疑的安慰自己。   减轻了这层忧虑之后,阿宝的心情随之也轻松了许多,他不禁又对刚才的事
情开始回味:姐姐的那里啥样,到底是没看全,可我竟然亲手摸了姐姐那里,这
真是太奇妙,太不可思议了!阿宝忍不住又把自己的右手举到了眼前……那股让
阿宝陶醉的淫香又飘进了他的鼻孔。   阿宝竟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在食指上舔了一下,有点腥,也有点咸,还有点
说不出的怪味,可为啥我觉得这么香醇甘甜?这绝对不是姐姐的尿。姐姐到底是
什么时候醒的呢?为啥我刚摸她那两瓣肉片的时候还有点干涩,后来就越来越湿
润越来越滑溜了呢?这些疑问弄的阿宝半点睡意都没有了。   乡村的夜又静又美……静的只能听见惊蛰后出动的春虫在草丛里发出的低低
的孱鸣,静的只能听见顽皮的春风抚弄柳叶发出细碎的响声,连村里的狗们似乎
也不忍心破坏这又静又美夜晚而不肯吠叫一声,月色如水,如水月色洒满大地,
洒满这个小村。   每个人都应该在这美丽夜色的怀抱里酣然入梦……可偏偏就有两个年轻人满
怀心事无法入睡,一个是半怀兴奋半怀恐惧的阿宝,一个是同样辗转反侧的不知
在想什么的阿宝姐。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娇妻美臀】(1 下一篇:【捆绑女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