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童身

童身



  童身(一)
  一切都从那闷热的夏天开始,那时李明才刚过生日。
  李明自从念完小学后,家里就不能再负担他的继续升学了。李明对此也毫无怨言,说真的,他在学校的成绩是非常的一般,尤其是数学,逃学旷课几次以后,和教学的进度一脱节,从此数学老师教的东西他就一直再也无法完全明白和理解了。
  李明白天在农田帮手干活,晚上就骑部自行车,到镇上叔父的小麵档做打杂,为的是挣多几个钱。李明最喜欢看到的是当他把挣来的钱拿出一半交给妈妈的时候,妈妈眉开眼笑的样子。
  每天晚上他从镇上回来,都已是深夜了,平时回村子的路是不用经过小寡妇家的,那晚有点特别。因为村口的旧炮楼正在重新铺地上的路,水泥还没乾,李明就绕了一个大弯,从后山那边走。当他经过小寡妇的家时,李明看见了她家的窗户透出了灯光。
  小寡妇其实是外号,她是有个活生生的老公的,不过就常年的在外地混,一年回来不到几次。小寡妇以巴辣出名,平时无论是对着男人或者是小孩,她都是凶巴巴的。村中的顽童都不太敢惹她,有一次李明和一班顽童在村中游蕩,看到她家园子的一棵「凤眼果」树果子长得实在好,那些凤眼果掉了一地都是,她也不捡。于是趁她出了门,他们就地上捡,树上摘的帮她收拾了个乾乾净净。后来不知是谁走露了风声,小寡妇知道这好事李明也有份,哭闹着在小明妈妈面前告了一状,结果李明是挨了一顿结实的板子……说起来,那是前两年的事了,那时李明还是半大孩子一个,也不觉得小寡妇有甚么动人之处。也不过是眉毛弯弯,眼睛大大,脸蛋白白,还有就是两只奶子耸得特别的高。不过听说村里村外的男人,看到她往往就癡癡迷迷,一副灵魂儿出了窍的样子。
  那天晚上,李明有点奇怪,差不多所有的人家都已熄灯上床睡觉了。这小寡妇在发甚么姣?难道是想老公想到睡不着觉?他一时好奇,偷偷爬了上那棵「凤眼果」树,想看看她到底是在干什么?
  小寡妇果然在屋里。李明见到了她,眼睛不由的发直起来,他现在才有点明白为什么这样多的男人为她着迷了。她的骚浪样子简直是大出李明的意料之外。那长长的,起波浪的柔顺秀髮,被束成了一个马尾,再用一只大夹子夹了在脑后,露出长长的细白颈项。最刺眼的是,小羔羊一般雪白的身子,只穿了奶罩三角裤,而且是耀眼的鲜红色!
  李明那时发育不久,刚刚有了性幻想的习惯,也学会了手淫。每天睡觉之前,醒来以后,都会细细的回味一下白天所遇见过的各式女人。如果是那些搔首弄姿,特别风骚的俊俏女孩,自不免就成了李明手淫时幻想的首选对象。不过她们多数都是和李明差不多年龄的少女。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和小寡妇有甚么瓜葛,除了上次偷她的凤眼果。现在看到小寡妇成熟女性的前突后凸的身材,加上她雪白粉嫩的皮肉,看来在这个令人激动的夜晚之后,她在李明心中的位置要重新评估调整一番了。
  李明慢慢的爬到更为靠近她窗户的位置,他的心开始急速的跳了起来,因为小寡妇正在解开她的奶罩。突然她的两只坚实诱人的大奶子就跳了出来,两颗枣子大的鲜嫩奶头好像撒娇似的往上翘着。李明估计了一下她的乳房的大小,得出的结论是一只手无论如何也不能完全的抓牢住。当小寡妇的纤纤小手往那紧紧的绷着屁股的小三角裤伸过去时,李明的双眼像金鱼一样的突了出来,今天晚上要大开眼界了!他激动得差点从树上掉了下来,在他全神贯注的瞪视下,她很爽快的拉下了那条鲜红的小布料,李明第一次看到了女人黑茸茸的阴毛,李明的东西在裤裆里突然的发起怒来,胀得快要撑破裤子了。
  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小寡妇手里拿过一把扇子摇了起来。李明看到她把一条白白大腿高高的抬了起来,然后朝着屁股缝大力的摇着扇子。李明的脖子伸长到最大的限度,可惜的是,他想再看清楚一点的时候,她就扭着屁股走了出房间,在李明的视线内消失了。李明本来想再等一下,估计她会很快回来,因为她还没有熄灯。但是这时候他想起来自行车就放在路上,别人经过就会产生怀疑,如果被人发现他夜晚偷看女人的光身子,那就太糟糕了。李明悄悄的从树上爬了下来,在一种梦幻似的感觉下,推着自行车回了家。
  这天晚上李明洗澡的时候,他猛烈的套弄自己的昂首跳动的阳具,差不多接连着射了三次精,心里就光想着刚才看到小寡妇赤裸着身子摇扇子的样子。
  那晚以后,李明对其他女孩子的兴趣似乎减少了很多。小寡妇的的身体,成熟得就像是透红的苹果,好像在邀请李明去啃咬她一口。李明觉得那些十多岁的女孩子那些刚长了一点乳头的奶子,比起小寡妇那一对极品美乳来说是相差得太远了。  
  以后接下来的每天夜晚,李明都会爬上树上欣赏小寡妇。偷窥她成了李明最大的乐趣,也是他头等重要的事情。开始的时候,李明还是非常的小心,一有风吹草动,他就伏下,然后从树上慢慢的爬下来,一溜烟的逃回家。但是慢慢的,李明知道远处的狗吠声并不是冲着他叫的,而小路上偶然的人声也很快会过去。于是李明偷窥的时间越来越长了,说明白一点,李明是非要边看边手淫,直至痛快的射出精液,然后才会满足的离开。
  每当李明一爬上树,坐到那惯常的老地方,他就会把裤鍊拉下,掏出阳具来。他一边欣赏屋里的旋丽春光,一边不由自主的用手在拉弄硬硬的阳具。几个星期下来,小寡妇的身上的每一部份李明都差不多看过欣赏过了,始终,最令李明激动的还是那诱惑的乳房,大腿,和那神秘的屁股缝。
  如果想像力稍为再丰富一点,也可以这么说,小寡妇已成了李明的老婆了。每天晚上,她就準时脱得光光的像只刚出生的小羔羊,乖乖的让李明从她的身上得到射精的快乐……所缺的只是真正的身体接触而已。
  慢慢的,甚至在白天,李明也特别的留意起他的「老婆」来,如果有谁在他面前谈起小寡妇,他会特别的敏感,竖起两只耳朵专心的听。有时听到一些针对小寡妇的露骨猥亵的说话,他会无缘无故的发起脾气来,就好像他们调戏强姦了他的老婆一样。
  李明决定白天要找个机会,真正触摸一下小寡妇。他有一种迫切的需要,要实实在在的接触一下她的身体,那怕只是手和脚,来增强晚上偷窥的情趣。来証明他晚上的视觉享受并非是太虚无缥缈,不着边际的幻觉。
  问题是,李明是个害羞的少男,所以他的机会迟迟才到来。
童身(二)
  李明开始像猎狗一样的打探起小寡妇的行蹤来,不久他就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情报。每到中午的时候,都会有小贩在村头摆卖,村里的婆娘都喜欢围拢上去,拣选一些便宜的东西,小寡妇也常常去。
  这天中午,在卖女人衣服、奶罩、三角裤的摊子旁,李明发现了小寡妇弯着身子正在专心的翻弄着。李明看见围着摊子的都是女人,自己如果也走过去,在女人身上揩油的企图好像是太明显了,不过他还是装成想看看在卖甚么的样子,慢慢的凑了过去。很快他放心了,在小贩的响亮叫卖声中,女人们都在热烈的挑选着东西,唯恐慢了一步,让别人拿了自己喜爱的衣物,对后面偶然的轻微碰撞,根本就一点也不关心。
  李明终于挨到了在小寡妇的旁边。迟疑了一下,他凑了过去,侧着脸轻轻的贴上了她裸露在衣服外面的又白又幼滑又多肉的手臂。
  「啊!」 一阵浓烈的快感涌上他的心头,他陶醉在年轻异性手臂传过来的凉快感觉中。他的鼻子忍不住像小狗一样的耸来耸去,深深地吸索小寡妇身上的汗骚味。隔了一会,看看小寡妇还在专注地看她的奶罩三角裤,他的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屁股,触摸到手是充满弹性的肌肤,那绷紧在她浑圆大屁股上的红色三角内裤,隐隐约约的透了出来。这情景对自己来说真是感到有一种又熟悉又陌生的刺激。
  慢慢的他胆子大了起来,他的身体伏了在小寡妇的屁股后面,周围发生甚么事情也和他无关了,他感受到这年轻女人身上的体温,她随着呼吸而起伏的身体,小寡妇任由他在后面放肆,使到李明的癡情受到很大的鼓舞。他好像感觉到正被自己紧迫贴住的年轻小寡妇其实是知道李明在她的后面爱着她的,而她也爱着李明……他的手不自觉的伸向了小寡妇高耸的乳房……触手是软熟弹手的肉团……那两颗鲜嫩嫩,老是淘气地翘起的小枣子呢?
  小寡妇正在沉迷的翻弄衣服,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她还以为有小孩想偷她的钱包,正想破口大骂,斜眼望去,看到是后面站的是个英俊少年,心里不由一动,忍耐住不出声。很快她就认出那是本村的少年李明,而且她也醒悟到后面的少年正在偷偷摸摸,色迷迷的揩她的油。怪不得刚才就觉得有条硬硬的东西老是在翘起的屁股上顶来顶去的。这久渴的年轻小寡妇意会到那硬东西就是少男的阳具,而且还是个刚长大的男孩子,心中不由又好气又好笑,也有一点点春心蕩漾。她悄悄的把一只小手伸到了自己的屁股后面,有意无意碰了那东西一下,当她感觉到那阳具的跳动,一种对男性的饥渴感觉触动了她的心灵。小寡妇心头一阵乱跳,血流加快,两颊绯红,她突然害羞起来,水汪汪的桃花眼撩人的盯了李明一下,东西也不买了,突然的转过身,一声不响低着头往村子走了回去。
  这天晚上,李明在镇上显得特别的焦虑,中午时和小寡妇的身体接触大大的增强与刺激了他对小寡妇的爱意。那洁白晶莹,曲线起伏分明的裸体,甚至那高耸的乳房他都摸过了,还有那令人陶醉着迷的体香,那微带着骚味的体香……李明一边想阳具一边硬了起来。
  时候一到他就急急忙忙的镇上赶回来,往小寡妇的家里跑。当他爬上那棵树,坐在老位置上的时候,他急不可待的褪下自己的裤子,手握住迅速硬起来的阳具。
  小寡妇的窗户仍然是透出灯光,令李明感到非常失望的是,每天晚上他都要对着来手淫的那玲珑浮凸的胴体,那中午的时候乖乖的让他放肆地抚摸过屁股和乳房的风骚意中人始终没有现身出来。
  突然,小寡妇的声音从下面传了过来,把李明吓得要掉下树来。
  「小杂种!乖乖的给我下来!」
  李明看见了小寡妇叉着腰站了在园子里。他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他慢慢的爬了下来,胆战心惊地开口想向她求情。
  「不用多说了!乖乖的给我进去!」
  小寡妇眼中射出两道光芒,严厉的低声喝骂着,打开了门把李明推了进屋里。李明不知道小寡妇要怎样对付他,他只知道如果他偷看女人这件丑事张扬出去,那么他就完了。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哀求小寡妇放过他。
  小寡妇会放过他吗?!
童身(三)
  李明懦弱的站在小寡妇的面前,低着头不敢出声。
  「小杂种!白天趁人多的时候偷偷地摸捏我的奶子,晚上爬在树上想偷看我换衣服?哼,你以为我会让你看见我光脱脱的样子?让你用你那双不老实的小贼眼来强姦我?」
  她轻蔑的嗤着鼻子说。但是,当她看到李明脸上露出奇怪暧昧的表情,她觉得事情可能没有她想像的简单了。
  「变态小杂种,你老实告诉我,你究竟偷看了多少次?用你的贼眼强姦了我多少次?啊?你说呀?」
  小寡妇的声音奇怪的颤抖了起来,伴随着急促的喘息。
  李明结结巴巴地说:「有……好几次了。」
  「好几次?」小寡妇又惊又怒:「这么说你已经看过我脱光了的身子?用你淫慾的眼睛强姦了我的身子好几次了?你这该死的变态小杂种……,你想我怎样处罚你?告诉村里的人,告诉你妈妈,说你强姦我?」
  李明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他可怜的望着小寡妇,连连的低声哀求,保证以后再也不敢来偷看她,用眼睛「强姦」她了。并且说如果小寡妇如果能放过她,那么他可以为小寡妇做任何的事情,做牛做马,决无怨言。
  小寡妇好像是骂人骂累了,她静默下来,开始上上下下的打量这位站在她面前惊吓地发着抖,完全被她掌握住了的俊朗少男。突然她有了一个好主意:
  「好!既然你用眼睛佔了我的便宜,我也要你脱光了让我看看!脱去你的髒衣服!」
  李明开头有点犹豫不决,但是他很快就明白到不照她的说话去做后果是难以想像的糟糕。他一边忙乱的脱,一边希望小寡妇只是开开玩笑,让他脱掉外衣就会放他一马算了。望着被捉弄而脸红耳赤,脱得只剩下内裤的少男,小寡妇心情愉快极了,她慢悠悠地说:
  「不够!我要你脱光!我要看看你白天用甚么可恶东西在我的屁股上揩来揩去的!」
  当李明弯腰脱下最后的内裤,他羞愧的用双手遮蔽捂住了大腿的分叉处。他心里十分希望小寡妇能马上放他走,他发誓以后再也不去偷看女人,再也不趁人多去摸捏女人的奶子了。
  「拿开你的髒手。」小寡妇完全控制了气氛,她的说话充满了一种权威的,不可抗拒的声调。
  李明慢慢地放开手,他软软的阳具当着小寡妇的面前完全的暴露了出来,李明在浓厚的羞耻感中闭起了眼睛。他想像小寡妇会说一些羞辱他的话,例如说他的东西太小太短太可笑,或者是说他的阴毛不够长?
  但是她没有说这些,小寡妇接下来说的大出李明意料之外。
  
  「现在你用手玩一下它!」
  「啊?!」李明惊吓得差点傻掉了
  「你没听到我说甚么吗?我说你现在用你自己的手玩一下它!你一边偷看我的身体,不是一边在打手枪吗?我要看看你一边偷看我的时候,心里想着强姦我的时候,你的髒手是怎样玩自己的东西!」
  李明低头望向自己的阳具,虽然刚才在树上的时候还是耀武扬威的钢铁般的硬,现在一副死蛇那样软软的,绝对没有要抬起头来的意思。李明尝试着拉了几下,还是不得要领。
  「怎么啦?」
  
  李明低下了头,想不到要怎样回答。
  「到底怎么一回事?你要我脱光了在你面前扭屁股才能硬起来吗?」
  小寡妇一边恶意嘲弄,一边走了过来。她忽然伸出手握住那软软的阳具,把包皮往后褪,露出了粉红色的龟头,然后她俯下头去,细緻的检视起来。李明不知道小寡妇为甚么刚才还是凶神可恶煞的,现在却忽然对他两腿间的东西发生了这么大的兴趣。只是觉得小寡妇的头好像是越凑越低,而自己的东西到了她温暖的手中,马上就恢复了生气。突然他觉得下面一热,他那根东西已经被小寡妇含了在她的小嘴里,那只柔软的小手轻轻的扫着他的阴囊,快乐的感觉波浪一样的涌上他的头脑,使得李明愉快的闭上了眼睛,细细地享受这从未曾试过的乐趣。
  突然小寡妇把李明的阳具吐了出来,大声的责问李明:
  「你的手怎么变得老实起来啦?白天不是一下一下扭我的奶子吗?恐怕我的雪白的奶子早已被你这变态色情狂扭捏到青瘀一片了,帮我解开衣衫看一下!还有我的裤子,你的硬东西白天在狠狠的顶撞我的屁股,帮我看看我娇嫩的皮肤有没有损伤!」
  望着李明乖乖的帮她剥去身上的衣裳,小寡妇满意的笑了,急不可待的重新吸吮起李明的阳具来……
  当李明看到小寡妇只穿奶罩和内裤,跪了在自己的面前,再被她的小舌头绕缠着,李明的阳具在小寡妇的嘴里狂怒起来,他伸手抚摸那饱满的乳房,扭捏那翘起的乳头。突然他的腰板一直,他不由自主的大叫了一声,双手抱紧小寡妇的头,精液开始源源不绝的射了进她饥渴的口里。
  当小寡妇把李明的阳具剩下来的精液舔得乾乾净净的时候,李明的阳具又示威的昂首硬了起来。小寡妇虽然仍然装得好像怒气冲冲,余气未消的样子,不过脸上透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她显然很满意李明那么快又硬起来。
  「现在爬上床上去!」当她看到李明躺了在床上,她就又大声的命令:
  「现在拿毛巾盖着自己的眼睛,不许偷看!」
  李明躺在床上,有点紧张,他不知道这女人又要搞甚么花样。不过他虽然看不见,却感觉到小寡妇骑到了他的身上。跟着一只灵活柔软的小手套弄他的阳具,李明真正地感到了十分的紧张,因为他猜到有甚么事情要发生了。无论如何,他现在的感觉是非常的美妙,在自己的阳具上活动着的手,跟自己用手是完全不同的感觉。过了一会,一种软软的东西开始轻轻的磨擦他的肉棒,李明感受坐在自己身上的重量突然减轻了,同时一种紧迫的感觉围绕住李明整条的阳具。湿的,但是很温暖的。
  李明不知道那是甚么,但他的感受是比刚才的小手还要舒服,然后李明感受到小寡妇在他身上上下下的移动,她在急促地喘气,大声的呻吟,还有,小寡妇身上的汗骚味,而自己的阳具就不断的被一团肉紧包着在磨擦。
  然后李明眼上的毛巾被小寡妇一把的扯掉,小寡妇翻了个身,全身赤裸裸的,蛇一样的在床上扭动,她大字型的分开了四肢,淫蕩的喘着说:
  「小杂种!便宜你了!快爬上来把你的东西插进来!」
  看到李明犹豫的望着她,她的声音柔和了不少:
  「你喜欢我的身体吗?嗯?」
  李明静静地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他竟然又有点怀念起和他同年龄的那些清纯的女孩子来。
                        (完)


上一篇:澳洲换妻记 下一篇:商界秘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