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乱伦小说  »  相奸家庭1

相奸家庭1

【相奸家庭】

         第一章泪的破瓜丽奈、痛的话要说喔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倦怠期吧!

  橘直树最近和他的老婆一真奈美之间,似乎存在着什么说不出原因的奇妙问题。

  可能是因为两人太早就结婚的关系,因此在每天朝夕相对的情形下,开始对彼此产生厌倦感。

  常常,直树都会想着一些已经无法改变的事情。

  比方说,如果没那么早就和真奈美结婚的话,也许还可以多享受一些恋爱的甜蜜滋味也说不

  一定呢!

  俗话说[ 婚姻是恋爱的坟墓] ,这句话真是一点也没错!

  橘直树在高中的时候便和同届的真奈美陷入爱情的泥沼中,最后终於在冲动的情况下发生了肉体关系。

  而当时因为年纪还轻的缘故,对於应该採取的保护措施,自然是停在一知半解的阶段中。

  就这样,真奈美后来有了孩子,两人的事因此爆发开来。

  [ 如果你的儿子不娶我的女儿的话,我就告他诱拐未成年少女,咱们法庭上见!。|。]

  由於真奈美当时还只是个十七成的高中生而已,因此在法律上还属於未成年少年。

  根据法律的规定,真奈美的家长是可以对橘直树提出诱拐未成年少女的控诉的。

  为了息事宁人,直树的双亲不得已只有同意两人的婚事。

  然而,要两个高中生扶养孩子,这该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啊。

  当然,在事情爆发开以后,直树也曾经劝过真奈美先把孩子拿掉,好闲下来做进一步的打算。

  但是,对一个才刚刚当上妈妈的女孩子而言,要她残害肚子里的小生命,说什么地也不肯答应。

  於是到了最后,双方家长终於协议先让两个人结婚,然后等孩子生下来以后,再由直树的双亲帮忙抚养。

  跟着等到他们两人都完成了高中学业以后,再从旁给予援助,好让他们尽早成立家庭。

  就这样,为了腹中的小孩,真奈美有一段时间都忍受同脐间异样的眼光,大着肚子去学校上课。

  后来生下一个男孩后,她为他取名为[ 凉] ,然后暂时交由公公和婆婆代为照顾。

  大约又过了一年以后,真奈美和直树终於都完成了高中学业,於是便开始着手成立小家庭的计划。

  首先,是直树在外面找了份工作,好让真奈美可以待在家里头专心地照顾长子。

  当然,因为只有高中学历的缘故,直树刚开始都只能领取比其他人要少了几乎一半的薪水。

  然而,为了真奈美和凉,他也只有忍气吞声地慢慢向上爬。

  就这么大约过了两、三年后,家里在省吃俭用的情形下,原先的窘境终於有了好转。

  而就在这个时候,真奈美发现自己又有了身孕。

  之后生下的这名女孩取名为丽奈,和她的哥哥凉相差了有二岁。

                 2

  [ 唉:回忆起往事,直树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

  时光飞逝,原本还抱在怀里轻摇安抚的小婴孩,如今也一个个都长大成人了!。
  长子凉今年二十一岁,就读於某某大学。

  而小女儿丽奈则还只有十八岁,正值花样年华的高中生。

  两人虽然成绩都还称不上是佼佼者,但是无论品行或课业方面,都不太需要父母为他们操(淫色淫色4567q.c0M)心。

  照理说来,直树在辛苦了前半辈子以后,应该是可以松口气来,和太太真奈美好好重拾夫妻之爱的。

  但是,偏偏这个时候两人却出现了问题,今彼此双方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克服。说穿了,真实也就是一种对彼此的倦怠感。

  由於彼此的初恋就都是后来的丈夫妻子,再加上当初因为不得已而结成夫妇,时间久了自然会有这样的问题产生。

  当然,原先的情形并没有像现在这么严重的。

  然而,当问题渐渐累积到一定的程度以后,两人终於面临了共处一室,但却不愿意和对方交的僵局。

  这样的情况,到了最近,变得特别严重。

  虽然生活还是都维持不变,但是在茶余饭后或者同处於寝室中时,彼此却都交谈不到几句话。

  就算有,也只是非常琐碎的对谈。

  譬如[ 儿子今天这么晚回来,去哪了……??]

  或者像[ 女儿最近功课好像不太好……].等等之类的一些无关紧要的谈话。
  至於谈论彼此心中的看法等之类的话,那就更不用说了。

  不知为何,对现在的直树来说,原本应该最亲密的太太真奈美,却好像变成了多余的陌生人一样。

  然而究竟为什么会演变成眼前的地步,真奈美,恐怕也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 我回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女儿丽奈的声音从玄关那儿传来「听到这声音以后,直树的思绪微微扭回到现实来。

  没多久,刚下课还身穿着学生制服的丽奈,已经来到客厅里,和爸爸直树打了个照面。

  [ 爸爸,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

  [哦……因为刚好没有应酬啊:]

  身为业务课课长的直树,经常需要晚归。

  然而如同他所说的,今天因为没有应酬的缘故,所以他一下班就早早回到家了。

  到家时,妻子真奈美并不在家,可能是去参加社区的什么家庭妇女研习班之类的活动吧。

  而儿子和女儿又都去补习了,因此没那么早到家。

  [ 你哥哥呢??补习还没下课吗?]

  [ 应该快到了吧,都十点了………]

  边和爸爸对谈时,丽奈边除去身上的制服。

  当水兵式的学生制服脱去后,她露出里头雪白的小内衣。

  [哦]

  无意间,直树发现到女儿胸前隆起的弧度。

  万万没想到,这几年来,丽奈在直树不经意的情况下,竟然也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不仅胸部发育成成熟的弧线,就连以往充满稚气的脸庞,竟也多了几分妩媚的气息。

  猛然发觉到女儿转变的直树,不由得傻傻盯着丽奈的躯体,呆呆地看了出神。
  [讨厌啦:爸……你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一直盯着人家看啊……]

  汪意到直树的癡态的丽奈,这时红着脸跑进了房间。

  [啊……我……我……]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直树,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所幸丽奈也已经回到房里了,这才避免了一场尴尬。

                 3

  宁静的午后,橘直树一个人待在家中。

  难得的休假,他选择待在家里安静地休养。

  中午吃过外送的定食后,他悠间地躺在沙发上纳凉。

  平常的这个时候,应该都是在公司里忙进忙出的吧。

  如今却可以这样悠游自在地躺着打发时间,真可以说是偷得浮生半日(淫色淫色4567Q.COM)闲啊,!!。

  [ 碰!!]

  就在这时,大门那儿传来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

  [ 咦~~这个时候,会是谁呢??]

  感到好奇的直树,於是从沙发上爬起身来。

  太太真奈美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说是去参加社区的活动要到傍晚才会回来。
  而两个小孩也都去上学了,照理应该也要到傍晚才会回到家。

  [怪了……还是去看看吧]

  放不下心来的直树,於是朝着大门那儿走去。

  当打开门时,他看到女儿丽奈在庭院那儿为脚踏车上锁。

  [ 丽奈,你怎么跑回来了??]

  感到讶异的直树,急忙奔上前去询问自己的女儿。

  [爸爸………]

  仔细一看,丽奈的脸上竟然挂着两条泪痕。

  [ 丽奈,怎么啦????。]

  察觉到不对劲的直树,关心地望着丽奈。

  [没……没什么……]

  像是有什么秘密不想让爸爸知道似的,丽奈闪烁言词,然后轻轻用手擦去脸上的泪痕。

  而就在这时,直树发觉到她的手腕附近有几道血痕。

  [ 啊!!丽奈,你受伤了:]

  [ 不……不要紧的,爸爸。]

  [ 还说不要紧呢:来!!快进来,爸爸帮你上点药:]

  爱女心切的直树,这时急忙牵着丽奈的手,朝客厅里走去。跟着他让丽奈坐在沙发上,自己则匆促地取来医药箱。

  [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是刚骑脚踏车回来时摔伤的吧,]

  口中边念着的直树,先用棉花棒沾上双氧水,然后在丽奈的伤口上面擦拭了几遍。

  紧跟着他又取出红药水,先沾在棉花棒上面后,再均匀地涂抹在

  丽奈的伤口上。

  [ 好了!下次要小心一点喔:知道吗??]

  说着直树收好医药箱,站起身将它摆回原位,然后才又回到丽奈的身边坐下。
  [ 现在可以告诉爸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面对爸爸的询问,丽奈有些儿迟疑。

  但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地看着爸爸那小心翼翼帮自己上药的丽奈,内心却充满了感动。

  其实很小的时候,丽奈就一直把爸爸当作崇拜的对象的。

  因为印象中的爸爸不但可以单手抱起自己,而且不管什么要求也几乎都会满足自己。

  虽然随着年岁的渐长,对爸爸的崇拜也慢慢的消褪。

  但是在丽奈的心中,却始终保有对爸爸的那份喜爱感。

  [ 怎么啦??不能和爸爸说吗??]

  [不……不是的……]

  轻轻摇着头否认的丽奈,此时眼眶中又充满了泪水。原来在学校里头,她一直有一个非常喜欢的男生。

  由於是少女初恋的情怀,因此她始终不敢对他表白。

  然而能在最近,同学问却传出他似乎有了要好的女友。

  这么一来,暗恋着他的丽奈,自然在心中感到焦急,深怕会失去

  了和他在一起的机会。

  [ 怎么辨呢??]

  不知如何是好的丽奈,最后只有求救於自己的好朋友。

  [ 还是和他表自吧:就算失败,也总比藏在心底好啊|。一。]

  好朋友给了丽奈这样的答案。

  [ 嗯……说的也是……不试试看的话,怎知有没有希望呢??]

  在心中下定决心的丽奈,终於选在今天鼓起勇气向自己暗恋已久的男同学表白。

  [ 很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听完丽奈红着脸的告白后,男同学给了她如此无情的答覆。

  [ 是吗……?我知道了……]

  耳中被这样的话语刺入后,丽奈的身体不自觉晃动了一下。

  由於不想在他面前流泪,因此丽奈匆忙地奔离了现场。

  紧跟着,她便强忍着心中的痛苦,以身体不适为由,向老师请了

  病假,然后骑着脚踏车跑回家里。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丢死人了……早知道就不要和他表白了……真是没脸去见他了啦……]

  边骑车时,丽奈心中闪过无数绝望的念头。

  而由於心不在焉的缘故,在一次的转弯中,她险些撞上迎面而来

  的车子,因而跌落在地。

  [讨厌……为什么今天总是什么也不顺……]

  感到气苦不已的丽奈,顾不得手上擦出的伤痕,急急忙忙扶正脚踏车,然后快速的地夺去。

  对她来说,路旁停下来观看自己的那些路人的眼光,都好像针一样地利入了她的心脏。

  此时的她,恨不得可以有翅膀飞回家中,然后一把埋进棉被里面好好地痛哭一场。

  却没料到爸爸居然会待在家中,还那样关心地帮自己包紮了伤口,这真是今她觉得找到了依靠。

  [爸爸……]

  像在汪洋中抱住了一根木头一样,丽奈一把倒进了直树的怀中。

  跟着她的眼泪扑倏倏流下,显然非常的悲痛。

  [ 怎么啦……?????]

  任由女儿将头靠在自己肩膀上哭泣的直树,连用温柔的语气询问,连伸手在女儿的背上轻轻抚摸。

  [ 爸爸,我喜欢的人……拒绝了我……呜呜:,]

  [ 不要紧的,你还有爸爸啊:是不是呢????]

  [可是……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他呀……]

  [ 没关系,哭出来就好了:傻孩子!!!]

  紧接着下来,直树便让丽奈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尽情哭泣,并且不发一语地安抚着她。

  果然,没过多久后,丽奈逐渐发泄完了心中的难过,哭声於是慢慢趋於平缓。
  [好多了吧:]

  [嗯………]

  渐渐平静下来的丽奈,除了还有些儿抽抽噎噎的以外,心情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沮丧了。

  跟着她於是慢慢坐正,将头缓缓离开了父亲的肩膀。

  [ 傻孩子,只是失恋而已嘛:]

  望着自己心爱的女儿,直树心中产生异样的悸动。

  已经有好久的时间,都没有这样近距离端详过她了。

  仔细宜看,丽奈的轮廓像极了她的妈妈。

  细细弯弯的眉毛,再配上挺直的鼻子和小巧的朱唇,以及那白哲光滑的肌肤,真可称得上是个美人儿。

  尤真是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和长长的睫毛,和真奈美真可说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 像我女儿这么美的女孩,居然表自还会被拒绝……真怪那个男孩瞎了眼啊…]

  直树在心中这么想着,双眼依旧盯着自己心爱的女儿。

  而这时丽奈也近距离傻看着自己亲爱的爸爸,内心也是闪过无数个怪异的念头。

  尽管已经年近四旬了,但直树依旧英俊挺拔。

  深沉的五官,还有下巴那浓浓性感的鬍渣,无疑地散发出令人觉得安全的男人味。

  由於许久不曾这样瑞详自己的父亲了,因此丽奈只是静静盯着直树,眼中波光流动。

  [ 爸爸,丽奈好爱你……]

  因为不善於表达情感,丽奈只敢在心底这样偷偷喊着。

  虽然并没有用言语表达,但透过眼神的传递,丽奈觉得爸爸似乎也感受到自己的情意了。

  [ 我的女儿,没想到你也长得这么漂亮了……]

  受到内心悸动的驱使,直树忍不住伸出壮阔的手臂,轻轻将聪美再次抱在自己的怀中。

  [唔:爸爸……]

  在亲生爸爸温暖的怀中,少女的双颊泛起红晕。

  而看到她那娇羞的模样,直树心中更加激起连漪。

  於是他跟着情不自禁地弯下腰去,将丽奈的下巴微微托起,然后用唇去吸吻住女儿那可爱的樱桃小口。

  [唔……:]

  当双唇碰在一起时,直树伸舌在丽奈的唇上滑动。

  很快的,丽奈轻轻将朱唇微微开殷,於是直树便顺势把舌头伸入她那湿润的口腔中。

  [嗯……爸爸………]

  在那时间,丽奈觉得全身软绵绵的,口中也迅速燃起高温。

  且由於非常舒服的关系,丽奈主动伸出双臂抱紧直树,并让胸部密贴在自己父亲的胸口上。

  [啊……丽奈………]

  透过胸前的触觉神经,直树可以感觉出她那两颗软绵绵的肉球,

  正和自己的胸膛紧贴在一起微微摩擦。

  由於触感是那样的软绵绵,因此直树的情欲更加上升了。

  紧跟着,他於是伸舌在丽奈敏感的牙龈以及口腔门壁上滑动舌尖,技巧性地挑逗起丽奈的情欲。

  [ 唔……嗯,唔…。唔。…。二

  陶醉在父亲接吻中的丽奈,几乎感觉自己的舌头快要溶化了。

  因为不曾有过亲吻的经验,丽奈只能够任由自已的爸爸在口腔里

  面引导自己的舌头。

  而直树也不愧是有过恋爱经验的男人,不仅舌头灵活不已,就连施力的技巧也都掌握得恰到好处。

  [啊:不行……这是我女儿啊……]

  突然间,直树像醒过来般,脑中闪过一丝念头。

  於是他急忙让将嘴唇离开丽奈,脸上尽是懊悔的神情。

                 4

  [ 丽奈,好好休息一下吧!]

  说完后,直树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啊……爸爸……]

  看着突然改变的父亲,丽奈感到失落不已。

  由於情感已经被挑起了,因此丽奈一点儿都不希望爸爸在这个时候离开自己。
  而为了留住直树,机灵的丽奈脑中立刻闪过许多想法。

  [啊………丽奈的肚子……好痛……喔……]

  果然,她这样的举动,马上引来直树的关切。

  [ 怎么啦???。怎么会这样呢??]

  发觉女儿不对劲的直树,又急忙坐回原住,殷切地看着丽奈。

  [我也不晓得……刚刚骑车回来时……已经不太对劲了……]

  [ 是吗??那里痛呢?]

  [嗯……这里…好像是这里……隐隐约约在痛:哦……爸爸:帮我搓一搓好不好……唔………]

  装出痛苦模样的丽奈,遂呻吟的时候,边横躺在沙发上。

  [ 是吗??那儿呢??]

  [这里……]

  这个时候,丽奈握着父亲的手,放到自己的腹部上。

  [ 这儿吗?这儿是胃啊……]

  直树把手放在丽奈的肚子上,在胃附近摸了起来。

  [ 唉…好像是这………唔:快揉呀,爸爸……]

  像撒娇似的,丽奈抚媚地叫了起来。

  [ 今天在学校吃了什么吗?]

  [ 没有呀!跟平常吃的一样呀!啊……这样子,丽奈觉得很舒服……嗯:爸爸………]

  [ 不会是刚才摔跤的时候,去震到了吧!]

  [嗯…我也不知道…]

  因为刚从学校回来,丽奈身上还穿着水兵式的制服。

  由於裙子相当短的缘故,当她横躺在沙发上双腿微曲时,裙底下

  的光景自然而然曝露出了一点儿来。

  [ 再用些力……啊:!!爸爸这样软弱无力地搓着是不会有效果应该像这样用力]

  [ 好点了吗??。]

  [ 还是不行……隔着衣服效果太少了。我的衣服里面吧:]

  说着丽奈将紮在裙子里的上衣缘摆扯故进自己在衣服底下的肚子上。

  [啊………]

  当手接触到丽奈的肌肤的那一刹那,然而丽奈却依旧装做若无真事般的的抚摸着自己的肌肤。

  嗯…………!好痛喔!爸爸在用力点~~

  呻吟时,丽奈轻轻解开了腰间的裙子的钮扣。

  丽奈,好点了吗??

  嗯…………可是………。好像不是那里啊!是整个腹部吧!!

  啊!痛楚好像扩大了……呀啊……]

  [ 不行了~~. 还是让爸爸去叫救护车吧!]

  信以为真的直树,因为焦急脸看起来非常无助。

  [ 不……不用了……只要爸爸继续抚摸,丽奈就会好了!]

  [ 是吗……?]

  [嗯………]

  微微颌首的丽奈,此时故意将双腿在沙发上弯曲起来。

  这么一来,直树的眼睛就算不想,却也还是会看到她在裙子底下

  的白色蕾丝边的内裤。

  [ 爸爸,你再往下摸吧:我觉得疼的地方应该是在下面一点的地方才对呀………!]

  [ 是吗??] 为了帮助心爱的女儿

  [啊……好像快到了]

  直树的手这时滑到她的肚脐上。

  啊……………好像快到了,爸爸……再往下一点儿吧!说不定是在肠子的地方呢~~啊…对就是那边…用力摸摸看!]

  [哦………]

  因为挂念女儿的安危,直树完全照着她的诱导不停动作。

  然而丽奈所指的那里,却是距离肚脐还要下面的部位。

  如果再把手继续往下摸的话,那么就势必会碰到那长满了耻毛的

  黑森林地带呀!

                 5

  [ 嗯……爸爸……痛好像是在往下面一点的地方耶!嗯。

  这个地方用力点吧!]

  为了得到爸爸的宠爱,丽奈虚伪地陶醉在直树的抚摸中

  而此刻的直树,也确实已把手覆盖在丽奈的那片乐土上

  [丽奈………]

  就在望着脸蛋、声调都和妻子神似的女儿,直树的心中不能不兴起难

  以克制的悸动。

  现今和真奈美处在倦怠期的直树,并不是因为不喜欢她了,才会产生这样的困难。

  相反的,他还是深深爱着真奈美,只是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态度,继续去面对这个枕边人。

  而如此在他眼前的女儿丽奈,就彷彿是妻子的化身一样,给予了他极为新鲜的情感。

  也因此,当手掌在丽奈的秘处上探索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从鼻中呼出兴奋的喘气。

  透过那样的热气,丽奈可以感觉到,爸爸似乎已经开始有了把自己当成妈妈一样的错觉了。

  [ 或许和女儿有亲密关系,可以找回对其奈美以往的感觉也说不一定呢~~]
  这么想着的直树,渐渐将手侵入到丽奈的秘毛中。

  跟着他的手一步一步慢慢往下移动,朝着那裂开的爱处前进。

  [呀………唔~~嗯嗯…]

  敏感的处女地受到抚摸时,丽奈产生舒服的感觉。

  因此她忍不住张开小嘴,吐出充满感性的呻吟。

  [ 啊……我的女儿,这里也已经这样成熟了啊……

  没多久后,直树的手指来到了阴毛丛中的深谷处。

  透过指尖,他可以察觉出在那柔软的蜜谷中,似乎涌出了许多湿

  黏黏的水来。

  [啊……丽奈……已经这样兴奋了啊………]

  手指头沾上淫水后,直树几乎已经无法冷静下来了。

  [唔…好舒服……爸爸~~丽奈好爱你呀……]

  像触电般的快感,在瞬间就袭满了丽奈的下半身。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纤细的腰开始不停地抖动起来。

  [噗嗤~~噗嗤~~

  不知何时,直树的两根手指头开始并拢在一起,就这么不停的在

  丽奈的蜜谷底处抽动着。

  [啊……啊……爸爸~~唔唔……]

  当小嫩穴被手指撑开时,那种由下体窜起

  奈的全身都像触了电一般。

  [唔…:嗯:呀……啊啊………]

  伴随着呻吟,令人感到飘飘然快感电流就法

  身每一吋细胞。

  [ 哦……爸爸……哦:,]

  [啊……我的丽奈呀:]

  激情中,直树跟丽奈忍不住不断呼唤着对

  [ 丽奈,告诉爸爸,这样子舒服吗??]

  [ 嗯!好棒!真的很棒哟!啊啊……爸爸…………丽奈现在真的好舒服!哦~~!
真棒…快快…再快一点…再快…]

  [ 要再快一点吗?好孩子,丽奈真棒……哦~~我太喜欢我可爱的丽奈了呀…]

  [ 爸……丽奈……丽奈这一辈子都不要离开你!!我再也不会去喜欢别的男生了
…爸爸……]

  [ 丽奈,你这傻孩子…]

  直树边说边把手指抽出,然后索性褪去了丽奈的内裤。

  跟着他温柔地张开丽奈的双腿,并弯腰把脸贴近那儿。

  [唔~~爸爸………]

  看着将头埋入自己大腿根的爸爸,丽奈心中有说不出的感动。

  於是她主动解开自己的上衣制服,然后褪去胸罩,让里头发育已

  然成熟的雪球绽放出来。

  [爸爸……摸我的乳房呀……嗯嗯~~啊………]

  边说时,丽奈伸手握住直树的手,将它故到自己丰嫩的乳房上,

  轻轻地摩娑起来。

  [唔:爸爸……好舒服……舔我呀……爸爸………]

  当在丰乳上的手开始搓揉起来时,快感再一次涌现。

  同时直树的嘴巴也正好对准了丽奈的蜜裂,然后轻轻伸出湿滑的

  舌尖,在那浅口处添动。

  [ 啊……啊……爸,就是这样……好舒服呀……]

  原先丽奈以为直树只是会伸舌亲吻自己的肉缝的。

  但没有想到,他却用力地拨弄、舔,这令丽奈无可救药地陷进

  最深沉的情欲天堂中。

    [哦………爸爸的舌尖……渐渐的进入丽奈的穴底了……啊啊舌尖还在洞中
  不停添动……啊啊。

  [唔…:开始一来一回的抽动了……呀呀……爸爸……丽奈快要疯掉了……啊啊………]

  由阴部那儿窜起的快感,是丽奈自出生以来所不曾有过的。

  而灯光下,直树边允动的同时,手指头还拨开丽奈从耻丘上衍生

  到左右阴唇上的秘毛。

  跟着当小肉块露出后,他轻轻用牙齿去咬啃这个坚硬的肉球,不

  一会儿又马上用舌尖去挑动它、吸允它。

  [ 啊……唔唔:,]

  虽然看不到,但丽奈可以清楚感觉到从下半身的蜜裂深处所传起

  的剧烈快感。

  也因此,她频频握紧床单,好抗拒这不停的痠擎感。

  [ 哦!好棒……不行了……爸爸……啊啊………]

  由於快感一波又一波冲击着丽奈,使她几乎濒临抓狂的境地。

                 6

  这个时候,直树开始褪去衣物,露出中年男人雄壮的躯体。

  [啊……爸爸:]

  当睁开眼时,丽奈惊讶地看到全裸的父亲。

  特别是他跨下那一根长在浓密黑毛团中的粗大阳物,更令丽奈张

  大眼说不出话来。

  [啊……爸爸的……好大啊………]

  的确,它比丽奈想像的还要大得许多。

  由於有过不少性经验了,因此前端的肉块颜色较暗。

  而当直树继续添动时,耸立勃起的肉柱也不时伴随着身体的晃

  动,而在那儿轻徽摇摆。

  [ 啊……爸爸的………嗯嗯:,]

  看到那肉柱昂扬的样子,丽奈不禁用手去抚摸台已的丰乳。

  [ 丽奈,八八痒得受不了吗@@.@@.]

  边询问的时候,直树边移动身体,改用手舌去刺激丽奈胸前那两

  粒丰硕的乳球。

  藉由唾液的润滑,直树舌头不断挑逗、吸允着乳头。

  [ 啊……爸爸:丽奈已经不行了……穴穴……痒……痒得难受啊……怎么辨……??]

  摇摆纤腰吐出呻吟的丽奈,就这么看着台已的爸爸伸舌在左边的

  乳房上允完,然后又换到右边允动。

  每当另一边的乳房空出时,他便伸出那庞大的手掌,在那柔软的

  肉球上拼命搓捏。

  这么一来,丽奈的阴道深处更是不断传出空虚的麻痒感,同时涌

  出的淫水也更加氾滥了。

  [ 爸爸,丽奈的小穴痒得难受,怎么办??]

  因为还是处女,丽奈对男女之事还停在一知半解的阶段上。

  [ 别担心,爸爸也办法帮你止痒的~~]

  [ 是吗……?是……是什么办法呢@@.@@.丽奈的穴穴痒得好厉害,难过得快要死
了呀……]

  [ 别乱说!!傻孩子!!只要爸爸用这个东西放进去里面摩擦,你就会舒服了~~~]

  [ 是吗??那……爸爸快放进来吧:嗯嗯:丽奈已经受不了了……快呀……爸爸:]

  娇红着脸颊的丽奈,用撒娇的语气恳求着自己的爸爸把那根巨大

  的东西塞入自己湿淋淋的肉穴中。

  而受到女儿那样天真的请求时,直树的心中猛烈跳动,就算想要

  拒绝,却也不可得了。

  [ 好吧:丽奈,你不会后悔把第一吹献给爸爸吧,o。]

  一边说时,直树边将身体慢慢移入丽奈张开的双脚中。

  [ 不……我不会后悔的|。!爸爸,快呀……]

  [ 可是,刚开始可能会有点痛的喔:]

  [ 我不害怕~~!我的身体是爸爸给的,现在也只是回报给爸爸而已,快点来吧:爸爸………]

  [ 好~~!那么的话………]

  对答中,直树终於将那备战已久的粗大龟头慢慢滑入丽奈那充份

  湿润的裂缝中。

  一开始只是浅浅的而已,但藉助淫水的滋润,肉柱开始一公分、

  二公分,慢慢地向前挺进。

  [ 丽奈,会痛要说喔~~~

  [不……唔~~~~]

  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丽奈的脸却是紧紧绷住的。

  而看着女儿痛苦的模样,直树的心中多少有些儿不忍。

  於是他只有伸出手去拨弄丽奈在小穴口上突起的阴蒂,想藉由一

  些快感降低她疼痛的感觉。

  [ 嗯!唔……呀啊……]

  夹杂着痛楚的快感,令丽奈有另外一种不同的体会。

  而就在这时,直树前端的龟头,似乎碰到丽奈那层薄薄的肉膜

  了。

  [啊啊………]

  突然间,丽奈觉得有点痛,身体也因此震动了一下

                 7

  同时泪水也突然狂泄而出,显然疼痛相当的剧烈。

  [啊……丽奈………]

  一直都观察着女儿面部表情变化的直树,,

  继续向前滑行的动作。这时急忙停止了让肉棒

  [ 丽奈,很痛吗??]

  [ 不……不要紧的……爸爸……快进来吧。

  [可是……爸爸实在不忍~~~……]

  [爸爸……快来吧……丽奈不会后悔的~~~~~]

  说完后,泪痕满面的丽奈,主动挺腰朝着直树肉棒的方向移动身

  体。

  [ 啊啊啊啊啊:,]

  口「是一瞬间而已,爸爸的肉棒终於突破了女儿脆弱的处女膜。

  踩着沾血的钢柱便深深利入到湿穴深处,龟头被那儿波浪状的嫩

  肉给包夹得密不透风。

  [ 嗯………爸爸………嗯嗯:,]

  不知是因疼痛还是快感,丽奈禁不住呻吟了起来。

  紧接着随着交媾的律动,直树和丽奈的阴毛紧紧密合着,并随着

  摩擦而发出悉囌声。

  [啊啊~~~爸爸的棒棒……刺得好深啊……呀呀……]

  [ 丽奈,你的小穴也好紧啊……爸爸……爸爸的棒棒好舒服:唔唔~~:嗯……
呀呀………]

  随着性器的摩擦,一波一波的快感不停流向两人的全身。

  [啊……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虽然是丽奈的第一次,但她却能享受到畅快的滋味。

  除了处女膜被刺破的瞬间疼痛不已外,按着随着嫩肉被摩擦的时

  间加长以后,她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快感。

  也因此,自她唇间吐出的淫荡的呻吟声,更是一声声地响起,直

  充塞在整个客厅里面。

  [啪~~啪~~啪~~]

  耳中听到女儿兴奋的喘息时,直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得愈加卖力。

  当然丽奈也没有闲着,不但紧紧楼住自己爸爸的脖子,同时还卖

  力朝着直树的方向配合那抽插的律动。

  [ 啊……啊:啊……呀呀……好棒好舒服的感觉喔……爸爸,快……再用力些…]

  没想到初嚐禁果的丽奈,竟也会这么淫荡的叫床。,

   尤其是当看到自己的下面被亲生父亲插入大肉棒以及上面乳房不

  断被搓揉的淫猥画面,她呻吟得更疯狂了。

  [ 丽奈,爸爸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呼…呼呼:]

  年近四旬的直树,除了体力的恢复较年轻时缓慢外,不论持久或

  是技巧,都是相当惊人的。

  也因此,他的肉棒不停地抽出又插入,搞得丽奈的蜜穴是淫水如急促喘着气的直树,最后终於全身痠鸾,利用海绵体帮浦似的压缩,将自浊的精液射入女儿水汪汪的肉洞中。

  紧跟着他满足地让躯体瘫软雀笼奈柔软的身上,口申频频呼出A「回

  潮后的喘息。

  泉浪般不断地涌出。

  [好棒……舒服极了……爸爸……再来…快…那里…啊啊……]

  丽奈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不断要求更多的爱抚。

  [ 啊……好爽……丽奈……爸爸……爸爸……要射了……!]

  急促喘着气的直树,最后终於全身痠鸾,利用海绵体帮浦似的压

  缩,将自浊的精液射入女儿水汪汪的肉洞中。

  紧跟着他满足地让躯体瘫软在丽奈柔软的身上,口中频频呼出高潮后的喘息。
  [ 啊……爸爸:,]

  分不清究竟有没有到达高潮的丽奈,此时只觉下体发热,全身也

  麻痒得无法抑制。

  而经过这一吹的性开殷后,丽奈对交媾时所会带来的浓烈快感,早已经像上了瘾一般的欲罢不能了……。

[ 本帖最后由 tesny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欧阳修 金币 +5 鼓励发帖  
上一篇:[以母为荣](母与子)(美母) 下一篇:[授精记]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